鸽团子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基三真好玩啊,琴爹真美啊,沉迷自家琴爹的美色中无法自拔

【摸鱼】

每年第一学期的体育课都要进行体测,元歌最讨厌最不愿意参加的一项活动,今天是1000米,更是其中翘楚。

元歌对跑步的厌恶在某一瞬间甚至可以超过对师兄的爱慕,说的就是跑到中途听见诸葛亮加油声的时候。

体测是他不愿去想的一天,能拖多久是多久,能躲多远是多远。

从早晨起床趴在床头看见天空堆积的云团开始,元歌同学心里一直燃烧着一个愿望:要是下午下雨就好了。

这愿望太过强烈,以至于让他无视了司马懿对他每日任务般的捉弄。

这让永远像青春期渴望得到关注的小伙子一样的司马同学不开心了,不高兴的他就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元歌,直到元歌委委屈屈的蹲在诸葛亮旁边顺自己的卷毛毛。

“别玩了,他很担心跑步的事,你要真的没事干,找周老二玩去”放下书本和元歌一起整理白卷卷的诸葛同学严厉制止了这种单方面的打闹行为,并想把某位不良少年踢走。

某不良看了看和小女友煲电话粥的人,又瞅了瞅白卷卷,转了转眼珠子,对着白卷卷说道:“跑步有什么可担心的,不想跑就拜拜萧敬腾求场雨,灵验的不得了”

元歌平时是不怎么相信司马懿的,毕竟他的恶劣行为不是一件两件,可现在实在是被跑步逼慌了神,再加上“虽然平时不靠谱,可和庄周老师待了那么久,总会沾染点老师的灵气吧”的想法,他决定干了。

用寝室里的物件搭了个小台子,中间放上萧先生的照片,前面把隔壁寝种的仙人球摆上,又往土里又插了两只小乔上次过生日剩下的蜡烛(粉色的)。元歌想了想,感觉还差点什么,眼角撇到了诸葛亮放在柜子里的苹果,对了,贡品!便去摸了两个苹果洗了一串葡萄,终于准备就绪。当然,这些体力活全是傀儡干的,包括去隔壁偷(划掉)拿仙人球。

极其认真的元歌同学换了一身衣服,恭恭敬敬的对着萧先生拜了三拜,双手合十在心中默念“吃了我的贡品可一定要下雨啊,可不能说话不算数”,态度特别诚恳,甚至操控着傀儡准备给磕个头,要不是司马懿笑的太大声,傀儡又翻着白眼拼命反抗,他也不会轻易放弃想法。

诸葛亮一直看着他们闹,等元歌弄完才上前把他抱到床上盖被子睡午觉。

虽然内心的担忧并没有减少,可温暖的被窝还是把元歌拽入了梦乡,直到被司马懿的大呼小叫吵醒。

“小哑巴你可以啊!真的下雨了!我看你以后别给别人变戏法了,转行去当神婆算了!!!”

叽叽喳喳的大嗓门让元歌想不顾学校制度把他锤死,听到内容却一骨碌爬了起来,鞋也没穿就往阳台冲。抬眼天阴到发黄,一伸手果然有雨丝冰凉的感觉,宛如新生,元歌心中的石头落了地,整个人放松下来扑到诸葛亮的怀里使劲蹭,卷卷毛扫的人痒痒的。

坐在床上打完第二通电话的周瑜看着三人仿佛看三个智障,挑了挑眉:“我没跟你们说过哪怕下雨我们也要体测的事吗?”

诸葛亮和司马懿摇了摇头,看向元歌……

元歌……已经要风化了。

下雨啦,体测延迟,又可以苟一周了,没事干摸条鱼。
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不枉我们寝室放了一中午的《王妃》

小甜筒(兄)×约瑟夫(弟)亲情向《老约头探亲记》③
(这大嫂有点不对啊)中

老约头现在有点方张

虽然表面上还是一派优雅自持的形象,可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出他的慌乱

任谁一出门就看到自己的名字被高举着飘在2米多高的空中都会有些羞耻的

此时的老约头庆幸哥哥知道不能在公共场合大呼小叫,否则要是有人在这高声呼唤他的名字,他立马转身就走,哪怕被当成没买机票的抓了都不愿意再往前走

约瑟夫同志表示:自己要脸

老约头越来越接近那三人,越来越觉得不对

说好的会有我亲爱的尼sama和温柔可人的大嫂来接机啊,哥哥倒是对的,可旁边那两个一个比一个杵的高一个比一个立的直的电线杆子是谁?

衬的我哥就跟出门没带腿一样

老约头先看了看左边画着大浓妆,染着桃粉色长发,举着牌牌的杵子,哦不,人,从造型夸张的鞋子到遮不住两条大腿的裙子,再到脖子处堆叠的领子,对小甜筒的审美表示一言难尽

这傀儡看起来好骚

又瞅了一瞅右边的高个,长的倒是不错,但一看就不是嫂子啊,更何况,居然还踩小高跟来垫身高!在两个165面前你穿什么小高跟!!!

老约头有点森气了●︿●

小甜筒(兄)×老约头(弟)亲情向《老约头探亲记》②
(这大嫂有点不对啊)上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灰机,老约头终于到达了王者大陆,一路上为了玫瑰花瓣不掉,白卷卷不乱,笔挺的衣服没有褶皱,他硬生生保持着军人坐姿度过了整个行程(玛尔塔小姐的两小时速成班友情指导),这对于一位六十多岁的孩子来说真是太不容易了,天知道他有多想和空乘小姐要一床毯子盖在自己的腿上,或者舒舒服服的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看报纸。但是不行,这是哥哥离开老约家之后的第一次见面,老约头必须让自己保持好状态,最完美的状态,去见那个人,那个自己最思念的,世界上最亲近,有着一样血液的人。
    下了飞机的老约头趁着周围人不注意,悄悄伸展了一下肌肉,对着玻璃整理了几下衣服,看着坚挺的白卷卷,决定回去后给裘克打个5星好评,有空也可以带哥哥去做头发。身材娇小的他踏着法国气息的优雅步伐,以不符合自己年纪的速度蹿出了出口,打眼便看见了三个人。

(睡了,不写了,告辞咕咕咕)

小甜筒(兄)×老约头(弟)亲情向《老约头探亲记》①(鸽系写手的倔强)

六十多岁的老约头在退休之后终于有时间去看望自家被拐走的兄弟了,为了在大嫂(?)面前体现出老约家精致优雅的生活态度,老约头特地打扮了一番,怀里揣着庄园主散养的狗子,胸前口袋里插上从老杰克那揪来的红玫瑰,穿上小园丁帮忙熨烫过的大衣,连头上的白卷卷都是找了老裘克重新卷的,抬头挺胸的老约头雄赳赳气昂昂的拎着照相机上了前往王者大陆的灰机,胸前的红领巾,呸,红玫瑰迎风飘扬。
哼!就算你抢走了哥哥,我还是和他最像的崽!

码个脑洞
约瑟夫(第五人格)×元歌/庞统(王者荣耀)

亲情向

我流兄弟设定(他俩实在长得像)中法混血(?)强行扯一下

约瑟夫失去了弟弟,沉溺于摄影;庞统经历了大事件,改名元歌并失去说话能力(这里可以搞点事)

约瑟夫将人的灵魂关在相机里,元歌赋予傀儡灵魂(亲兄弟之间的默契?)

来到庄园的约瑟夫成为监管者,元歌则被带往峡谷作战

因为是兄弟,所以身高差不多(最矮监管者与稷下F4“凹”字担当)

同样的白色卷卷毛,以及对美学的追求

约瑟夫的皮肤亚兹拉尔为死亡天使,读出生命之树掉落叶片上的名字40天后,这人就会死亡;庞统皮肤死亡笔记为写上名字后,名字的主人就会死(和姓名过不去的两兄弟),可以整个前世梗或者平行世界梗

我的设定是按两人第一次曝光消息时间来安排大小,所以兄(庞统)弟(约瑟夫),小时候约瑟夫一直在照顾庞统(身娇体弱),庞统死后(被带走或者失散?),精神错乱把自己当成哥哥了(瞎掰的,反正可以搞事虐一波)

小甜筒(哥哥)×老约头(弟弟)的日常,大概就是哥哥跟着师兄各种羞涩被师兄撩的不要不要的,弟弟颤颤巍巍的跟着哥哥,一边跑一边咳嗦,腿脚还不利索,最后实在追不上了被傀儡一手扛在肩上,另一只手提着摄像机健步如飞的猫进了草丛里(60多岁的孩子嘛)

差不多就这样吧,以后有空了写一下(虽然一定没空)

此非少年游:

性转后的稷下F4-
一个和朋友聊天后的脑洞产物hhh
纯纯的恶搞系列 不喜勿喷
……发现性转后的小元歌基本没变😂
(太久没画妹子以至于画出女装大佬的感觉也是很迷醉了🤦‍♂️)
最后我要说 我爱御姐!御姐大法好!我爱御姐啊!(被拖走)

基友入了云裳羽衣的坑,聊天时突如其来的脑洞,嗯……觉得蛮好玩的,先码着吧

每天朝八晚八工作十二个小时,诸葛先生真是非常辛苦啊

我,宗三.爱军.左文字,晚上回来发现包里还有下午吃剩下的半个馍馍,在本丸里发消息准备当明天的早饭,被一期政委发现犯了资产阶级的老毛病,并要求写5000字的思想检查,我是个粗人,今天实在写不下去了,明天去找歌仙同志帮帮忙。



人设来源于 @东隅有桑 大大!看了大大的李团长本丸十分喜欢,如果侵权了会删掉的^ω^
事件是真人真事,馍馍是真的T_T
吃枣药丸的本丸日常⊙▽⊙
最后……我是真的写不出了啊≧﹏≦